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江湖九凤传
江湖九凤传
(一)
西岳华山脚下的华阴县城。
三个少年正围坐在路边小摊,吃着羊肉泡馍。
「慕容师弟,今天让你这么破费,真不好意思。」年纪稍长的少年对其中一
个十八九岁的英俊少年说。
「大师兄,快别这么说。我们师兄弟亲如手足,还分什么呀!」那英俊少年
笑着说道,他的笑容足以迷倒整条街的姑娘外加几个男人。
而另一个瘦小的少年却担忧的说「可是,如果师父师娘知道我们今天下午下
山去青楼寻欢作乐,他们一定会罚我们面壁思过的!」
「胆小鬼!我们不说,他们怎么会知道。当初慕容师弟要请我们风流快活时,
你不是很积极吗,现在怎么害怕啦?」大师兄不悦道。
慕容师弟赶紧笑着打圆场「钰师弟,你怕什么?你从小就是师父师娘带大的,
他们将你看成他们的儿子。就算他们知道了,又怎么会责罚你呢。」
这些话让瘦小少年少许放了心。
他叫阿钰,是个孤儿,十六年前是华山掌门周言公夫妇在荒郊野外抱回的弃
婴。名字是根据他随身带着的一块玉佩,上面刻了一个「钰」字起的。
而那英俊少年叫慕容德,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慕容山庄的大公子。今年十八
岁,两年前拜周言公为师。大师兄叫沈成翔,今年二十三岁是华山众师兄弟中岁
数最大的一个。
沈成翔盯着阿钰看了一会,不解地说道「别看钰师弟相貌不扬,身材又瘦小。
没想到却很受窑姐们的欢迎。「
慕容德也调笑道「那一定是钰师弟底下活儿有过人之处呀,哈哈。」
阿钰羞得脸色发红说道「其实第一次我很快就交差了,在领悟到窍门后我终
于越战越勇。那些窑姐也就喜欢和我在一起了。」
「什么窍门?」其他两人竖起耳朵,期待阿钰的解释。
「我也说不清楚。简单的说就是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吧。」阿钰的解释显然他
们不能让满意。
阿钰说的确实是实话,他十岁那年无意中在华山一个秘密山洞中发现几副奇
怪的壁画。壁画上画的近似武术中最简单的一招「黑虎掏心」分解图,只是在每
幅图的人体上用红线标出了运气方法。而在旁边的一段文字说明这些图是很久以
前的一位绝世武痴费尽一生心血所创的一招「气冲斗牛」。这招看似简单的「气
冲斗牛」却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在瞬时间爆发出最大潜能,做到无招胜有招。
阿钰是习武之人,当然如获至宝,勤加练习。可是几年下来,武功丝毫没有
长进,反而因为「气冲斗牛」与华山派的武功有相悖的地方,致使阿钰成为了师
兄弟中武功最差劲的一个,平日里没少受别人的冷眼和师傅的训斥。(阿钰不知
道,武痴创立这招「气冲斗牛」时,已经有百年功力。只有拥有相当的功力才能
体验这招神功的奥妙。)
当阿钰后悔时,却无意中发现用这招的心法可以控制自己的肉棒,摧城拔寨,
逞威青楼。这样多少也让他有点安慰。
「钰师弟又在吹牛了!看来你还能御气飞剑呢,哈哈。」沈成翔大笑道。
正在此时,忽然有人对他们说话。「公子,可要相面吗?」
三人抬头一看,一老者悄无声息地站在他们身旁。只见那老者衣服肮脏破烂,
头发如稻草一般蓬松凌乱,面容憔悴,只是眼睛中透出智慧的光芒。
沈成翔大声呵斥道「走开,小爷我们可不是被你骗钱的主。」
慕容德却觉得这个老者非是常人,就笑着对老者说道「前辈,可有什么指点
晚辈的?」
「我只给这个有缘人相面。」老者指着阿钰说道。
「我?」阿钰惊诧道。
「对。让我看看你的面相。」老者仔细打量了一会阿钰说道「我送你两句话。
世间本无禁忌,真情定能换真心。「
这两句话,使得阿钰三人满头雾水。
此时,远处跑来几个孩童欢叫道「秦疯子,我们找到你了。」
这个叫秦疯子的老者,象孩子一般耍赖道「这次不算,我还没藏好了。」
说着蹦蹦跳跳跑开了。
阿钰呆呆地看着秦疯子远去。
沈成翔大笑道「这疯子几句疯语和钰师弟的话真是异曲同工呀,你们果然是
有缘人,哈哈。」
阿钰自嘲地笑了笑。忽然他看见在秦疯子消逝的地方,出现了一队人马向自
己这里奔驰而来。
「师兄,你看他们是那么人呀?」阿钰指着那队人马问道。
慕容德和沈成翔两人顺着阿钰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有二十来匹强壮的大宛
良驹载着一队身穿黑色铁甲的彪形大汉,每人都背着一把寒森森的斩马刀。
而在这队威风凌凌的大汉后面,一对男女格外引人注目。男的一身黄色长袍,
坐下一匹血汗宝马。他虽然已经是个中年人,但英武而俊朗。举手投足间的那股
霸气,让胆小的人不敢正视他。
而他身边的女人更能聚焦众人的眼神。雪白的宝马,雪白的衣裳,而人更是
雪白无暇。这头饰宝器,衣缀明珠的女子大概三十岁左右,正是女人风情最盛之
时。曼妙的身体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成熟风韵。秀美绝伦的脸庞堪称完美。她
就象一个乘风下凡的仙子,在天地间飞舞,更是飞进了阿钰的心里。
「他们是谁?」阿钰问道。
沈成翔大笑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哈哈,他们就是名誉天下的慕容山庄的
庄主慕容白以及他夫人南宫湘云。」
阿钰惊讶的看了一眼慕容德,问道「他们难道就是慕容师兄的双亲?」
慕容德骄傲的点点。
沈成翔说道「你看慕容山庄多威武呀!让武林中宵小之辈闻风丧胆的黑甲铁
骑,足以抵挡千军万马。」
此时慕容德已经飘身站在路中央,深施一礼说道「孩儿恭迎父亲,母亲。」
他声音虽然不大,却能让站得很远的人听得一清二楚。说明他的内力已经相
当了得。阿钰一直就不明白,慕容德有这样的身手为什么还要拜在华山门下。
慕容白夫妇以及他们侍从黑甲铁骑,勒住缰绳让马停下来。就在此时他们当
中却有一匹马象是受了惊,向阿钰身边的一个孩童疾冲过来。
霎时间,那孩童只是颤栗着不知道如何躲闪。
阿钰根本没有思索的时间,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抱起这孩童。此时铁骑已
经离他咫尺之遥,他下意识将孩童抛向沈成翔,自己抱头弯腰等待铁蹄的踩踏。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快如闪电的紫影,掠过铁骑夹起阿钰,一招蜻蜓
点水,带阿钰飞离了危险。
阿钰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兰花般体香,让他心旷神怡。
女人?这个词,第一时间浮现在他脑海中。
刹那间,一切都结束了。惊魂未定的阿钰被放下后,才有机会打量恩人的模
样。
这名身材高佻的紫衣女好似天上下凡仙女,脸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约束,
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只是这样一名足以让所有男人魂牵梦绕的绝色美
人,眉宇间却多带有一股不怒而自威的英气,让人很难联想到人世间的七情六欲。
只见她放定阿钰,高贵地朝他一点头,然后径直走向慕容白的马前。一抱腕
说道「慕容庄主,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
慕容白夫妇连忙下马还礼说道「感谢谷盟主关心!适才如果不是谷盟主出手
相助,我手下必定误伤这位少侠。到那时,我将无颜面对武林同道。」
『谷盟主』摇摇手说道「慕容庄主言重了,刚才对我来说不过举手之劳。
倒是这位少侠舍己救人的精神,值得我钦佩。「说着她对阿钰微微一笑。
这一笑好似春风溶化了阿钰的整个心,他呆呆注视着这个『谷盟主』。
『谷盟主』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眼神。在她心里阿钰也是一个俗人,因此她
不会在意阿钰。
这时南宫湘云笑着说道「谷盟主说得是。这位少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品质,
是值得钦佩。少侠你叫什么名字?」
阿钰还没有缓过神来。
这时慕容德上前施礼朗声说道「禀告母亲,他是孩儿的师弟,叫阿钰。」
南宫湘云看见儿子的时候,眼睛中闪烁出异样的光芒。「哦,阿钰少侠真是
人中之龙呀。」虽然她的话是对阿钰说的,但她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慕容德的脸。
慕容白一声轻咳,说道「既然如此,夫人我们该赏赐什么东西给这个年轻人
呀?」
南宫湘云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连忙说道「对,对。阿钰少侠这是唐门防身
宝物——袖中箭。」说着她从手腕上取下设计非常精巧的『袖中箭』继续说道
「它可以发射三枝箭,一般武林高手很难逃避。」这『袖中箭』本是她防身之物,
现在爱屋及乌赏赐给了阿钰。
沈成翔咽着口水提醒阿钰「你发什么愣呀,还不快谢谢伯母。」
这时阿钰才如梦初醒,接过『袖中箭』说道「谢谢伯母。」
『谷盟主』这时向大家说道「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要处理,就先行告退了。」
慕容白笑道「谷盟主公事繁忙,希望以后空暇时到我们慕容山庄做客。」
「一定拜访,告辞了。」说着『谷盟主』转头离去。
阿钰看着她的背影『还能再见到她吗?她还会对我笑吗?』阿钰心里甚至想
象着与她在百花丛中重逢,美丽的蝴蝶为他们翩翩起舞……
「醒醒呀。」沈成翔将阿钰拉回了现实。
「怎么没有人了?慕容师兄和他父母呢?」阿钰惊奇地问道。
「在你发呆的时候,慕容师弟带着他父母上山拜见师傅去了。」沈成翔冷冷
地说道。
「陆师兄,你知道那个谷盟主是谁吗?」阿钰问道。
「哼哼,你连她都不知道,你是不是武林中人呀?她就是当今武林盟主谷幽
兰!听说她可是传说中那对神仙侠侣『紫府双仙』的唯一传人,武功到了出神入
化的境界。」沈成翔说着瞄了一眼桌子上的三碗羊肉泡馍,继续说道「钰师弟,
你看原来慕容师弟说好请客的,可是他却走了。我可没带钱……」
「这顿饭当然是我来付帐呀。」阿钰起身结帐,此时他还惦念着武林盟主谷
幽兰「谷盟主,她真美!真没想到世间还有比师娘和燕师姐还要美的女人!」
「你又孤陋寡闻了,你知道武林美女榜吗?在十四年前第二届武林美女榜上
我们师娘仅名列第十一名,而那武林盟主谷幽兰可是第三名呀。就连刚才我们看
见的慕容师弟母亲南宫湘云也比我们师娘排名高。」沈成翔看着阿钰结完帐,态
度也温和了很多。
提到美女阿钰有了精神「武林美女榜?我倒听说过,好象是一个武林奇人天
机医仙秦无双每十五年评出的武林中最美的十五个美女。只是我不知道上面有那
些人。另外我看谷盟主好象才二十刚出头呀,怎么可能和我们师娘一起排进十四
年前的美女榜?」
「呵呵,你别看谷盟主长得年青。其实她只比师娘小一两岁,也是快三十岁
的女人了。」沈成翔也只有讲到美女,才有这么耐心给阿钰解释。
「大师兄,你真是见闻广博呀。你能再给小弟仔细讲讲武林美女榜的事情吗?」
沈成翔给阿钰夸得飘飘然,他看看天色说道「时间不早了,钰师弟我们回去
吧。路上我给你仔细讲讲。」说着起身和阿钰一起踏上归程。
(二)
一路上沈成翔给阿钰讲了很多武林美女榜的故事,其实他也是道听途说的。
他添油加醋眉飞色舞的说着,阿钰津津有味得听着。
阿钰知道了武林美女榜是一位武林奇人天机医仙秦无双在三十年前评选的
。而在十五年前他又评选了第二届。虽然武林中人对美女的喜好不同,却没
有人对秦无双评选的两届武林美女榜提出任何疑义,这也是说武林同道认可了他
的武林美女榜。
阿钰也见识了三位第二届武林美女榜中的美女(第三名武林盟主谷幽兰、
第八名慕容夫人南宫湘云以及排名十一的师娘陆月珍)她们虽然全已经年过三
十,但都能算作倾国倾城的美女。
沈成翔几乎说全了两届武林美女榜上的美女,阿钰一时也记不住。只是他发
现两处问题「师兄,你说的两届美女榜怎么全都没有第一名花魁呀?还有第二名
怎么都是香媚妖姬丁妃萍?你是不是说错了。」
沈成翔摇摇头说道「钰师弟,我怎么能说错呢。香媚妖姬丁妃萍这妖女练就
一门叫姹女功的魔功,可以采阳补阴。虽然快六十,但看上去就象二十岁左右。
哎,也不知道有多少壮男成了她的花下鬼,不过你可看不到她的风采了。
十三年前她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在武林中消声灭迹了。「
沈成翔咽了下口水,继续说道「为什么两届都没有花魁呢?武林中传说天机
医仙秦无双本身就是个绝色美女,年轻的时候服用了千年雪莲。千年雪莲可是神
物呀!它可以让人永远保持年轻。她评这个美女榜就是想知道有没有比她更美的
女人!漂亮女人嘛,就喜欢与其他美女比美,就象高手喜欢与人比武一样。但比
的结果却是她留下了花魁的位置。」
沈成翔的讲解让阿钰浮想联翩,阿钰问道「那她还会在评选三届吗?」
「那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如果要评选那也就是今年了,十五年一届嘛。」
沈成翔说着看看天色「钰师弟,我们快走吧。再迟会被师傅骂的。」
就这样两人急忙赶回了华山派。
「沈师兄,钰师兄,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我们华山发生大事啦!」一个华
山女弟子跑过来说道。
「小师妹,发生了什么事情呀?」沈成翔、阿钰两人不约而同地问道。
「今天德师兄的父母来华山提亲了!他们请求师傅师娘将燕师姐许配给德师
兄。」小师妹说道。
「师傅师娘,他们同意了吗?」阿钰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燕师姐的名字
叫周晓燕,她是阿钰师傅的独女,比阿钰大一岁,从小和阿钰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阿钰一直喜欢着周晓燕,甚至还几次请求师娘将周晓燕许配给自己。
「当然同意啦!」小师妹的回答让阿钰如同掉进了无底的冰窟。「明天就举
行订婚仪式。其实燕师姐早就偷偷和德师兄好上了,现在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阿钰顿时如同晴空霹雳,一时无法承受这突然地打击,他转身不顾一切地狂
奔。只听见背后小师妹惊奇问道「钰师兄他怎么啦?」
「别管他,一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哈哈」沈成翔的笑声如同一把钢针深
深刺进了阿钰的心中。
一直不停得跑,阿钰跑到后山,这里有一片华山弟子闲余时间种植的菜园。
菜地里几只癞蛤蟆懒洋洋地伏在地上,享受着夕阳西下山野田间的美景。
「我不是癞蛤蟆……我也可以去爱,为什么没有人尊重我的感情!」阿钰向
远方呐喊着。
阿钰的声音引来一片片共鸣,不计其数的癞蛤蟆『呜哇』鸣叫起来。
「你们也嘲笑我?难道你们没胆量去教训一下藐视你的人吗?」说到这里,
阿钰忽然灵机一动『如果多捉一些放在明天的订婚仪式上,那就太热闹了。
『阿钰仿佛看见慕容德狼狈捉癞蛤蟆的样子,不觉有了报复的快感。
他不再迟疑,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口袋,然后想伸手去捉蟾蜍。可是这东西太
恶心,就是下不去手。正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忽然有人叫他「阿钰,你在这里
干什么?」
阿钰不回头就知道是谁,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那就是从小将自己带大的师
娘,她的声音是那么的甜,甜得能将一切溶化。
阿钰转过身,师娘陆月珍正笑咪咪地盯着自己。从小阿钰就喜欢看师娘笑的
样子特别是那双水灵的大眼睛眯成一条线,迷人极了。但阿钰现在没有心情欣赏。
「师娘,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明天燕师姐就要和慕容德订婚的事情?」
陆月珍摇摇头说道「还男子汉呢,这么小肚鸡肠。我知道早一天告诉你,你
就早一天不开心。」陆月珍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孩子,我知道你的心事。可是燕
儿喜欢慕容德,我们是不能强求的。再说你师傅接掌华山派掌门已经多年了,华
山在江湖中的名望却每况愈下。他总是觉得愧对华山的列代祖师。这次慕容家族
提出联姻,也不失一次是重振华山威望的契机。」
「那是燕师姐被慕容德那个小白脸迷惑住了!古往今来小白脸都是靠不住的!」
陆月珍笑了「那可不是绝对的。孩子,师娘以后一定会给你找一个好姑娘,
相信师娘。」
阿钰也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只得认命了
陆月珍看见他垂头丧气的样子,甚是心疼。于是岔开话题说道「你一个人跑
到这里捉癞蛤蟆做什么?」
阿钰当然不能说是要搅和定婚仪式。他只得说道「大师兄,骂我是癞蛤蟆。
我想捉几只呕心呕心他。「
「原来是这样呀,好师娘帮你捉,替你出这口气。」陆月珍听到这是恶作剧,
顿时童心大发。
阿钰不相信师娘敢捉蟾蜍,笑道「你敢捉癞蛤蟆,呵呵?」
「怎么不敢捉,想当年没嫁给你师傅之前,我也是华山有名的捣蛋鬼。」陆
月珍似乎回忆起往事。
阿钰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师娘「我不相信。」
「那我们打赌怎么样?一柱香的时间看谁捉得多。就赌刮五个鼻子。」陆月
珍活象一个小姑娘。
「好,现在就开始。」阿钰那颗年轻不服输的心,让他再也顾不得癞蛤蟆的
恶心,话音刚落就伸手去捉一只。
「你这小赖皮。」陆月珍边笑骂边迅速的掏出布口袋,然后拣了根地上的树
枝。只见她腾空而起蜻蜓点水般在风中飞舞,树枝每次划动总有一只蛤蟆飞入她
的布袋中。
阿钰都看呆了,他开始怀疑师娘是不是仙女下凡,要不然动作咋就那么的美。
「呵呵,阿钰你是不是准备投降认输了。」陆月珍得意地笑道。
阿钰这才惊醒,他可不想输。只是师娘高超的剑法是自己怎么也无法比拟的。
鬼机灵的阿钰忽然贼笑了几声,将手中那只癞蛤蟆就朝师娘身上丢去「师娘,
蛤蟆来了。嘿嘿。」
陆月珍毕竟是女人,当癞蛤蟆突然飞向自己的时候,也惊慌得手忙脚乱。
「啊……」手中装满蛤蟆的布口袋掉落地上,二十来只癞蛤蟆在她脚下跳跃。
吓得她花容失色。
阿钰趁机上前将癞蛤蟆捉进自己的口袋里「哈哈,我赢了。」
「你怎么这样赖皮呀。」陆月珍嗔怒道。
「师娘你不是一直和我讲江湖处处要提防吗?连这点小暗算都躲不过,怎么
行走江湖呀。师娘你可要愿赌服输呀。」阿钰说着就要来刮陆月珍的鼻子。
陆月珍并不是真的生气,原本活泼开朗的她在成为华山掌门夫人后已经很久
没有这么开心了。
「你耍赖,这次不算。」陆月珍说着笑着撒腿就跑。
阿钰笑着师娘身影远逝,正当他要拎着布袋回去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一黑影
向师娘消失的方向掠去。
阿钰一惊,夜晚后山一向没人来的。那个人影会不会对师娘不利?想到这里,
他连忙赶了过去。
夜晚崎岖的山路,让陆月珍走得很慢。
这个时候只听背后有人说道「掌门夫人,请停一下。」
陆月珍大惊,急忙转身戒备「是谁?」
黑幕中,一个人影慢慢向陆月珍接近。陆月珍定睛一看,原来是慕容白。
陆月珍虽然对他跟踪自己很是不快,但对方毕竟是华山的客人。也就礼貌性
地问道「慕容庄主,有事吗?」
慕容白笑道「没别的事情。只是故地重游想找个老熟人叙叙旧。」
陆月珍惊奇问道「慕容庄主来过华山,我怎么不知道?」
慕容白点头说道「那是年轻时的事情了。记得十三年前我误入华山,贵派将
我当成了盗贼,追得我满山跑。更让我难望的是与一个让我心仪的女人,在这附
近的一个树林里结下了露水情缘……」
「你就是那淫贼……我要杀了你。」慕容白这些话勾起了埋藏在陆月珍心底
深处的伤心记忆。原来十三前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蒙面人侵入摆放列代
祖师牌位以及存放武功秘籍的华山禁地颂祖祠,被发现后逃到后山。华山弟子满
山遍野地搜捕。陆月珍就是其中的一个,可她万万没有想到,那是痛苦折磨她一
辈子的起源。那时她与师兄弟们走散了。
至今陆月珍还记得,蒙面人从背后偷袭她,那刹时的惊恐。随后蒙面人将点
住穴道的她抱进了树林,强暴了她……事后,她本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但由于舍
不得年幼的周晓燕,才苟且偷生。没想到慕容白今天居然旧事重提,使得陆月珍
象只疯狂的野兽,不顾一切的向慕容白冲了过去。
慕容白轻巧地闪躲,让陆月珍无数次徒劳无功。渐渐地陆月珍已经是筋疲力
尽,如强弩之末。
慕容白这才说道「周夫人,你消消气。想当年我也是年少无知,冒犯了你。
这些年来,我总是耿耿于怀。这次终于有机会向你道歉了。难道你不给我悔
过的机会吗?「慕容白果真是老奸巨滑,短短几句话让陆月珍进退两难。
「这次来除了向你请罪外,我还准备向你相公认错。我知道我年轻时候的罪
孽伤害了你们的家庭。」慕容白料定陆月珍会隐瞒着周言公,他要用这个秘密要
挟陆月珍,一步步地征服她。
果然陆月珍惊慌了「不要……」但她没有说下去,因为她已经意识到慕容白
想得到什么。
「怎么?你一直欺骗隐瞒着你相公?」慕容白的心理攻势开始了。
正当陆月珍心慌意乱的时候,从她背后黑暗处阿钰走了出来「我师傅当然知
道这件事情。师娘那时侯几次寻短见,都师傅安慰开导她。你也知道这不是我师
娘的错,师傅又怎么能怪她呢。再说一对深深相爱的人,会容许对方犯一点点错,
否则感情就太不值钱了。」阿钰一边说一边抓住陆月珍的手。
陆月珍握紧阿钰的手,现在阿钰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真是这样吗?」慕容白懊恼阿钰打乱自己的计划,但根本不相信阿钰的话。
阿钰边替陆月珍擦掉羞辱的眼泪,一边冷静的说道「慕容庄主如果不信,可
以去我师傅那考证。但我要奉劝前辈一声,如果我师傅知道前辈就是十三年前强
暴过师娘的淫贼,必将影响我派和贵庄的友善关系,甚至可能闹得血流成河,两
败俱伤得境地。」
阿钰看见慕容白有点犹豫,接着说道「为了两派的和平共处,我要奉劝前辈
忘记右边那片树林发生的一切。」阿钰几次看见陆月珍在经过右边树林时,表现
出恐惧不安。所以他就赌博式的点明事情发生的地点,好让慕容白认为连他这个
徒弟都知道的事情,已经没有要挟陆月珍的价值。
阿钰感觉到陆月珍的手在颤抖。
慕容白很快地权衡利弊后说道「少侠的胆识和气度,让我钦佩。我就不明白
少侠可以算是你师娘的养子,又如何不恨我。」
「第一我不希望无辜的人卷入无谓的杀戮中。第二作为男人,我能理解你。
因为我师娘的确是一个让男人无法抗拒的女人。「阿钰只是想让慕容白相信
自己,却没有想到却伤害了陆月珍。她如何忍受自己的徒弟在强暴过自己的淫贼
面前这样品头论足自己。
气急的陆月珍反手就给了阿钰一耳光,然后转身掩面奔跑。
阿钰赶紧向慕容白一抱拳「前辈,我得去追师娘了。你放心,我会劝她顾全
大局,保守这个秘密的。就此别过。」
慕容白本打算用这个秘密胁迫陆月珍,没想到给阿钰一搅和。竟然自己要保
守这个秘密。他牙齿咬得嘎吱响,看着阿钰的背影阴冷地说道「小子,你等着。
我会和你算帐的。到时候你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说完扬长而去。
再说陆月珍,她害怕阿钰说话的语气。难道自己在阿钰心中已经是一个人皆
可夫的荡妇吗?她甚至可以看见以后每一个华山男弟子看自己眼神中的淫秽和挑
逗。她已经没有生活下去的勇气了,因为她不敢想象相公会怎么对待她,女儿如
何因为有了自己而感到耻辱。
人的绝望不是思维的停止,而是想得太多,想得无法负荷。陆月珍现在绝望
了,她觉得只有死,她才可以不用去想,不用害怕被伤害。
前面就是华山的甘露池。
「相公,晓燕,我对不起你们!我好想在看你们一眼呀,但我怕看见你们的
眼神。永别了……」想到这里陆月珍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湖水里。顿时她眼前一片
漆黑,身子孤独寂寞得向下沉,她感到自己处于一个完全无声的世界。
「这样死,值得吗?」她现在唯一考虑的就这个问题「我的死就能堵住别人
的嘴吗?不,他们依然会说我是荡妇。没有人同情我!」想到这里,她突然恐惧
起来,「我要活下去,我要堵住他们的嘴。我有能力满足男人。」
她挣扎了,但她不会游泳,她开始叫喊,已经没有听得见。冰冷漆黑的世界,
让她感受到死亡的来临,她恐惧,她绝望……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她闭上了眼
睛……
当陆月珍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觉自己全身一丝不挂地躺在一堆篝火旁。
衣服被人挂在火边烘干。
『是谁救了我?』陆月珍坐起来四下张望,发现一个背影站在远处,那是阿
钰。全身湿透的阿钰竖立在晚风中警惕地把望四周,身体冻得不住发抖。
「你为什么救我?」陆月珍声音虽小,但阿钰还是能听见。
「因为我不想你死!」阿钰没想到陆月珍会问这样一个问题,简单得让他都
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不知道这个回答能不能让师娘满意。
「不,你是认为我是个婊子。你也想占有我,所以你舍不得我死。」陆月珍
这句话让阿钰惊呆在那里,他没有想到师娘会这么说。
「你过来吧。我的确是个婊子,只要你替我保守这个秘密,我什么都能交换。」
陆月珍抚摩着自己的身体,她现在才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是这么的珍贵,可以
用它换回自己想要的一切。她惨笑着继续说道「丰胸,蛇腰加上肥臀,这不是你
们男人最想要的吗?」
「不,师娘!你误会了,我刚才说男人无法抗拒你,只是想让那畜生相信我
的话,并没有丝毫污蔑你的意思。」
「算了吧,你刚才说话的神情是那么羡慕他。来吧,别虚伪了!只要谁替我
保守这个秘密,我可以陪任何人上床。包括你也包括慕容白那畜生。」陆月珍双
眼盯着阿钰。
「师娘,你可以向师傅解释呀。他会原谅你的,到那时侯你再也不怕慕容白
的要挟了。」阿钰规劝道。
陆月珍站起身,慢慢走到阿钰身边「我现在不能赌博,因为这是我一生的幸
福,我赌不起。你师傅,是个爱面子的男人,他能接受一个对他不忠的妻子吗?
你就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吧,我会好好报答你的,来吧!难道我身体,不让你
心动吗?「
阿钰闭上眼睛说道「别要逼我好吗?我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的。」
「现在我不相信任何承诺!我只相信我身体一定能让你会听我的。」陆月珍
抓住阿钰衣领,似乎是一个发情的野猫。
阿钰没有想到以往一向神圣不可侵犯的师娘,现在居然如此浪荡。陆月珍那
柔软的肉体,诱人的芳香着实让阿钰有点意乱情迷。此时的陆月珍在阿钰眼里只
是一个纯粹的女人。凹凸有致完熟的肉体,没有任何世俗的约束、道德的枷锁,
赤裸裸地展现原始的美。
圆润敦实的玉峰与浑圆丰腴的臀部相呼应,纤细的蛮腰与修长的玉腿相映衬。
由于练武的原故,全身没有一丝赘肉。可以说是增一分嫌肥,减一分嫌瘦。
洁白无暇的肌肤上几颗小水珠,宛如在雨后荷叶上滚动。更加上天使般面容
带着的冶艳的诱惑,不知道要让多少男人为她疯狂,为她犯罪。
诱人的体香,柔软的肉体,使得意乱情迷的阿钰在人性与兽性的边缘痛苦地
挣扎着。阿钰没有坐怀不乱地情操。他已经感受到师娘那对挤压在自己胸膛上硕
大玉乳的鲜活弹性。在这种香艳的诱惑下心中原本周晓燕的位置,迅速被陆月珍
占据。
阿钰不想失去这个机会,他渴望征服如此美艳的女人。所以他试探性地爱抚
着陆月珍润滑的后背。
陆月珍没有反抗。
宁静的山林,让两人沉醉在梦幻中。师娘的纵容,让阿钰再难克制。他嘴凑
到师娘耳边,轻轻对着耳郭吹着热气,微微的酥麻让陆月珍甜甜地闭上了双眸。
此时阿钰再无顾忌,右手去挑逗那对坚挺柔滑的玉乳。在青楼阿钰练就了一
手熟练的技巧。他抓捏力度控制得非常好,致使陆月珍快乐得从喉咙发出的『恩
恩』声。
阿钰亲吻着师娘的耳垂、亲吻着师娘的脖子,亲吻着师娘的下巴,当亲吻师
娘那娇艳欲滴的嘴唇时,陆月珍双臂搂住阿钰的脖子主动送上了香吻。
现在情欲象烈火般在阿钰心中燃烧,顷刻间失去理智。而阿钰娇喘开始急促,
面容开始泛红。
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时而贪婪的吮吸对方甘甜的津液,时而又无私将自
己的气息传输过去。此时两人倒在篝火边的草地上翻滚……
也许是他们出格的激情让天地无光。老天慢慢拉下夜幕,将他们与世俗隔离
开。
阿钰衣服被陆月珍撕扯下来的,当阿钰肉棒顶到陆月珍小穴阴唇的时候,两
人静止了。
阿钰看着陆月珍最后摇了摇头。
陆月珍哭了。
就这样两人无声的过了几分钟……陆月珍鼓足勇气将阿钰压在身下,单手握
住阿钰的肉棒,臀部用力朝下一坐,插进去了……最不该发生事情发生了,也随
着这一插。两人的关系彻底改变了!
陆月珍觉得小穴被肉棒胀得满满的,而阿钰也感觉到了小穴里的灼热。他迫
不及待地双手将师娘臀部扒大,用力抽插起来。每次龟头都在重重撞击花心后,
都要在上面灵活得转上几圈,将陆月珍杵得象是升上了天。
「你龟头怎么会打弯?」陆月珍惊奇道。
「我练了一门叫『气冲斗牛』的武功,现在我肉棒就象手指一样灵活,舒服
吗?」阿钰骄傲地说道。
「太舒服了!没想到你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陆月珍由衷的赞赏道。
「我也到到今天才知道你是这么迷人的女人!我都不知道叫你什么?以前我
一直以有你这样一个师娘为荣,甚至我一直想叫你妈妈。但现在请允许我叫你宝
贝吧,在我心里你比一切都珍贵。」阿钰看着火光下跳跃的肉体,深深的被吸引
了。
「那现在就忘记一切来享受我的身体吧!经过这一夜以后,你必须无怨无悔
地听我的。」陆月珍彻底堕落了,她越发将自己身体当成了本钱。
「为了你,我什么都会做!」阿钰将陆月珍压在身下,拼命抽插着。
陆月珍的娇喘让阿钰越发疯狂……
篝火熊熊燃烧着,它的光将一对男女身影印在远远的树上。树在风中摇晃,
男女的影子更加得摇晃……
女人在叫唤,那是从心底发出来的声音……
男人在喘息,那是身体快乐的反应……